• <td id="gckoq"></td>
  • 东京好运彩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礦區藝苑礦區藝苑

    懷念老家那棵杏樹

    發布時間:2019-07-22 15:36:32 作者:賀小霞 來源:綠水洞煤礦 點擊:

      關于老家的記憶和童年的美好時光,讓我最懷念的是老家房子對面坡上的那棵杏樹。據我爺爺說,我父親小時候不知道在哪里揀來一株樹苗栽在自留地上,沒想到長大了卻是一棵杏樹。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家里有一棵杏樹,全院子的人都艷羨不已。

      每年春天來臨的時候,一場春雨一夜風,杏樹上那些小不點似的花骨朵從花苞里探出了頭,像山澗里的精靈,清新淡雅,乖巧伶俐。那含苞待放的花苞呈純紅色,在春風的吹拂下,杏花五個花瓣呈橢圓形肆意的綻放盛開,花形與桃花相仿,白色稍帶紅暈,嬌美艷麗,姿態撩人。遠遠望去,那嫣然巧笑的花朵像一片粉粉的云彩降臨在家鄉這塊貧瘠的土地上,那么的美麗,那么的仙氣。那時每天放學后,我便匆匆往家里趕,離家越近,那滿樹杏花,便在視野里越發清晰,腳下的步伐也越快,那是家的召喚。

      可是,再嬌艷的杏花終逃不開凋落的命運。風,更得勁兒了,滿樹的杏花花瓣紛紛揚揚的飄落下來,成一場花雨。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杏花雨,這是一場美麗的雨,是一場香氣彌漫的雨,也是一場詩意十足的雨,更是一場惆悵的雨。每當風起的時候,我就想站在杏樹下,伸出雙手輕輕的擁抱這些飄散的花瓣,失家的精靈,想用眼淚把它們澆灌,祭奠。永不凋零,終究是夢。

      可是我不能讓時間停止,不能讓花瓣笑口常開。杏花疏影,杏樹褪去粉妝,花瓣起舞的地方結出了指尖大小的淡綠色毛絨絨的小杏子。翠綠的嫩芽在枝干上抽出,然后在陽光下舒展成一片一片鵝卵石大小的綠葉。有了綠葉,帶著稚嫩白絨毛的青杏便有意無意地躲在樹葉的陰涼之間。杏樹的葉子又多又密,一片緊挨著一片,像一頂大傘,屹立在山頭。周末的午后,我喜歡揣一本小說然后爬到杏樹上,累了,就瞇眼打個盹,瘦小的我卷在幾個枝桿撐起的樹窩里,愜意地看云卷云舒,陽光透過樹葉灑下斑駁的光影映射在我的臉上。我在想,多年來我臉頰旁那幾顆褐色的斑點,是不是我躺在杏樹上陽光給我烙下的印跡,怕我把它及我的家鄉淡忘。老家,這個生我養我的地方,不論離家多遠,不論時隔經年,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早已融進我的血液,我的骨骼,成為軀殼里的靈魂,血脈里的基因……

      杏把每根枝條壓的彎彎的,低低的,綠綠的青杏伴著綠綠的田菜在春光下一起成長,田菜搖曳著臃腫的身姿一天天更顯肥大,菜葉變得又寬又厚,田菜地邊杏樹上的杏也一天天長大,漸漸告別了青澀走向成熟。那時我就天天跑到杏樹下張望,期盼果實成熟。在低矮的樹葉間,我甚至能清晰地記得那里比昨天多結了幾顆果實,他們在綠葉底下偷著笑,有些青杏甚至笑裂了嘴,有些干脆笑破了衣裳,袒胸露乳,鼓出來嫩嫩的果肉。

      杏快成熟的時候,我就和小伙伴們天天放學去杏樹下轉悠,在地里找尋被風吹落的杏子,一般掉落下來都是陽光照耀多,成熟較早的果實。撿到后,用手拂去表面的泥土,然后放進嘴里輕咬一口,甜甜的,肉肉的,粉粉的,汁多味美,回味無窮!

      我們曾試圖爬到樹上去采摘,但都會被爺爺提前發現,他一吼我們幾個像獼猻狀立馬跑散。因為若是被爺爺發現他的吼聲對我們根本不起作用,他就會毫不猶豫地拿起打豬兒的響桿(一截兩米的竹子,下半截被破成數條細細的篾片)來吆我們。所謂“吆”,即是大聲訓斥,表情嚴肅,態度決絕地阻止我們爬上高樹。彼時。我們哪里聽得出來他那訓斥里滿是對我們的關愛。

      時光終于把青澀的果子孕育成熟,一個個黃黃的,嫩嫩的,黃里透紅。不僅會讓人有觸摸一下的沖動,而且更有品嘗一下的欲望。黃里透紅嬌滴滴的杏很誘人,讓我不由自主地現出垂涎欲滴的窘態。這個時節爺爺就會把杏子全部摘下來,分一些給鄉里鄉親們嘗鮮,其他的都會背到鎮上去賣。那時我多希望爺爺能多留幾個給我解饞,可是看到爺爺那粗糙得像老松樹皮手臂,裂開了一道道口子的手心上全是厚厚的老繭的雙手時,我不再開口,就那樣站在村口,默默看著他背著背簍遠去的背影,緊緊揣著剛才爺爺臨走時塞到我手里的一大捧杏子……

      1997年的某一天,一場暴風雨將歷經滄桑的杏樹連根拔起!我親愛的爺爺也像那棵杏樹上最后顆熟透的老杏子,掉落在生他養他的土地中……從此爺爺再也不能拿起響桿吆喝我們,杏樹也再不能開花結果。從那以后,我再不吃杏子,因為我明白,那再也不是兒時的味了……

      多年以后,漫天的杏花雨,縷縷杏子香,還有爺爺那慈祥的笑臉和粗糙的雙手,仍然在我夢里縈繞糾纏。

      心中的杏樹啊,你承載了我兒時的一切記憶,你在我婆娑的淚光中永不會“老去”。(責任編輯:姚陟雄)

       

    上一篇:匆匆

    下一篇:清雨敲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