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gckoq"></td>
  • 东京好运彩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礦區藝苑礦區藝苑

    退休通知書下來了

    發布時間:2019-07-31 10:08:08 作者:張 芳 來源:總醫院 點擊:

      收到退休通知書的時候,郝主任心情是五味雜陳,百感交集。自己初次到校,還是一個青澀的小姑娘,不知不覺就是滿頭銀絲飛的老太太了。當初那個破破爛爛的小學校也變成了校舍美麗的省級重點高中了。在學校這么些年,有過煩惱,也吐過槽,但更多的是一種熱愛和不舍。怎么一轉眼就到了退休年齡了呢?看著校園里盛開的鮮花,操場上奔跑的孩子們,郝主任不知不覺紅了眼眶。哎,還有一個月,我就走了,到時候估計他們就會忘記我在這個辦公室呆了二十多年,也會忘記我的存在吧?郝主任突然有點心酸。同時,她暗暗下了決心:在退休前這最后一個月里一定要站好最后一班崗,盡心盡責地做好每一件事,給自己的職業生涯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

      蔣校長把郝主任請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緊緊地握住她的手說:“老領導,恭喜您光榮退休,感謝您這些年對我工作的支持。要不是您幫我鞍前馬后地跑,盡心盡責地做好辦公室的工作,我們學校怎么能夠獲得省級重點中學的稱號,我又怎么能夠獲得‘優秀校長’的殊榮呢?我代表組織和個人都感謝您!”能夠得到蔣校長如此高的肯定,郝主任眼圈都紅了,她感動地說:“蔣校長,你客氣了,這都是我的本分。以后需要我幫忙的時候,我絕對全力以赴。”

      “老主任,你的能力絕對在我們學校沒法說。但鑒于工作需要,我準備給你找個幫手給你打打雜,你看可以嗎?”

      “感謝校長的關心,現在學校馬上要達標了,估計很多事情要做,大家都忙,我保證在這一個月是全勤,不給組織找麻煩。”

      回到辦公室,郝主任的心久久不能平靜。這么多年了,蔣校長還記得自己的好。自己當年與她競選校長是最大對手,但是自己還是在優勢大很多的情況下,主動把校長的位置讓給了她。當時很多人都說她傻,其實她是有自己的理由。一是因為蔣校長當天到家來給她說的那番感人肺腑的話還是感動了自己,二是自己也淡薄名利,明白慈不帶兵的道理,覺得比自己年輕幾歲的蔣校長更適合校長的位置。蔣校長到任后,首先就是大刀闊斧地進行了人事改革,很多人都因此受到了影響,其中也包括自己的辦公室。很多人都暗暗罵著蔣校長,說對自己過河拆橋,她也不好說什么。轉眼自己就要退休了,蔣校長這番話讓她感受到了組織的溫暖,也覺得當初選擇是值得的。

      “主任,我舍不得您。”今年新來的大學生小白一把抱住了她的腰,嘴里不停地撒著嬌。

      “好,我知道你對我的好,以后要是有做不了的活發給我,我幫你。”郝主任看著和自己孩子一般大小的小白,寵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

      “主任,這話可是您說的,退休后我每天都要給發您信息匯報工作,您還是要一如既往地帶著我哦。”小白雖然是一個大學生,但因為工作經驗不足,有很多事情處理起來還是不夠完美,郝主任把她看成自己的孩子一般,盡心盡責地帶著她。

      “主任,校長喊我來給您幫忙。”副主任賈不同笑嘻嘻地走上前來。

      “不用了,我給校長說了,我在這一個月保證全勤,不給你們增加額外的工作。”

      “主任,您這樣就讓我在校長面前交不了差呀。校長心疼您年齡大了,并且已經讓我把手頭的工作都交接了出去,所以我現在就是全天候聽您差遣的。”賈不同笑嘻嘻地說。

      “好的,我把需要辦理的工作已經做成了文檔,其他的資料也是分門別類整理好了。”雖然賈不同是自己的副手,作為未來辦公室主任的接班人無可厚非,但自己其實明白賈不同就是一個山間竹筍,嘴尖皮厚腹中空的人。他明明就是一個無才之人,偏偏生了一個蜜餞之口,又擅長溜須拍馬,硬生生地把蔣校長一個毫無關聯的人認成了自己的親表姐,從一普通工人很快就坐上了辦公室副主任的位置。想到這里,郝主任心里就掠過了一絲不快,也對小白這樣單純的孩子產生了深深的擔憂。

      美其名曰是賈不同給郝主任打下手,其實就是交接工作。交接工作完畢,郝主任轉眼就變成了辦公室里最閑的人。因為賈不同已經在辦公室公開傳達了蔣校長的口頭意思:郝主任是老同志了,剩下這一個月就是療養期,大家就不要事事依賴郝主任了,要學會成長和擔當。賈不同說完特意拍拍自己的胸脯說:“雖然我現在還有工作能力欠缺的地方,但通過接下來的努力,相信自己會做好辦公室的管理工作的。同時我也相信大家也會加油努力的,是不是?”其他人也相繼表態,連小白也激動得站起來對賈不同表態道:“賈主任,我保證完成任務!”賈不同對她豎起了大拇指。

      “過幾天學校要舉辦運動會,所以今天下班后大家都辛苦一點留下來把方案做出來。夜宵算我的。小白,你先把方案起草出來……”賈不同對科室人員做好了分工。

      “小賈,要不我來弄一部分資料吧,這個工作我還有些經驗……”郝主任趕緊走上前來,主動請纓。

      “我的老主任呢,您就好好回家休息吧。現在您是我們辦公室國寶級人物,打雜下力的事就交給我們這些苦命的人好了。”賈不同笑嘻嘻地對郝主任說。“小白,蔣校長可再三說了,這次運動會的主題思想就是突出新。要立意新,形式新,要跳出以前的陳舊性思維,那個小張你幫小白看著一點……。”

      郝主任腿如灌了鉛,沉重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自己工作了幾十年,幫學校贏得了無數個集體榮譽,個人在教育界也是響當當的筆桿子,怎么短短幾天,自己就是一個思想陳舊的人了呢?

      “下雨了!”人群中有人在喊。果然剛才還是晴朗的天空,現在已經是烏云密布,豆大的雨滴蜂擁而至,引起了人群一陣尖叫。“哥哥,剛才還是晴天,為什么現在下雨了?”躲雨的人群中,一個小男孩從人縫里探出一個小腦袋,委屈地問著旁邊的一個大男孩。“因為天想下雨,所以天就要下雨了哦,你管這么多干嘛呢?”大男孩抹了抹臉上的雨水,沒有好氣地回答他。“哦。”小男孩也學著哥哥的樣子,抹了抹臉上的雨水,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要退休,隨他們去吧。”郝主任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揚。

      第二天,蔣校長收到了郝主任因病請假一個月的假條,她不假思索地在請假條上批準了,并特意囑咐賈副主任代表學校領導親切看望郝主任,讓她安心靜養,最后并通知學校班子領導立即開會研究:賈不同同志以副代正辦公室主任的決議。  
         (責任編輯:姚陟雄)

    上一篇:我的路

    下一篇:印象閬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