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gckoq"></td>
  • 东京好运彩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礦區藝苑礦區藝苑

    改 嫁

    發布時間:2020-03-20 09:12:49 作者: 張 芳 來源:廣能總醫院 點擊:

      (一)“劉老太要嫁人了!”這個消息猶如一顆重磅炸彈在平靜的小區里炸開了鍋。

      “撒情況呢?”老王從窗戶外探出頭問樓上的老太太。

      “老頭有房有車,還有退休工資,條件很不錯哦。”老太太拿著晾衣棍,朝樓下老王擠眉弄眼。

      “撒?我早就覺得這個老太太不簡單,看吧,七老八十了還想著去當新娘,嘖嘖。羞人呀。”左邊窗戶打開了,一個耄耋之年的老太太,癟著嘴,牙齒都快掉光了。

      “齊婆婆,您老人家以前耳朵那么背,今天居然聽到了這個消息。您老人家才是這個。”老王對老太太豎起了大拇指。

      “我是耳背,又不是耳聾,就只許你們聽得見哦。”老太太一臉不悅,訕訕地說。

      “我覺得齊老太太是對的,劉老太都那么大年齡了,嫁什么人嘛,年輕的時候都沒有考慮,到了老了才想起找個老伴,擺明了就是成為別人的負擔,真安的不是什么好心。”老王說。

      “自己又沒有退休工資,現在這個年齡要嫁人,肯定是娃兒不孝順撒,這個還用得著多說哦。”

      (二)“媽,我給您說哈,這個事是您的不對了。雖然我們不是封建社會講究從一而終,父親也過世多年,您要找老伴按道理來說,我們不應該阻止。如果您還年輕,您找我們也理解,可您都七十多了,自己都照顧不過來,還去找一個比您更老的老頭去給人家當保姆。到時候要是老頭也病了,我們誰管,誰顧呢?”大女兒剛一進門,陰冷著一張臉,對著劉老太噼里啪啪了好一頓。劉老太坐在客廳上的沙發上一動不動,窗外投進的夕陽照在劉老太瘦削的臉上,顯得更加蒼白。

      “老二,你個人回來給媽談,我給這個倔強的老太太說不通。我先回家給我孫做飯了。”老大重重地關上了房門。整個房子又陷入了可怕的安靜,老太太像一個木樁一樣坐在那里,一動也不動。這樣的日子自己到底待了好多年,老太太似乎都忘記了。

      老二是一個急性子,還沒有進房門就對老太太一陣亂嚷,大致意思是與老大一樣,家里都是有頭有臉的人,還偏偏遇到了一個不走正道的母親,自己既感覺丟不起這個人,更感覺對不起離去的父親。臨行時,老二還氣憤地摔壞了茶幾上的一個碗。屋子里碎渣和水流了一地,老二還不解氣地踢了破碗一腳。老太太回過頭,滿臉的委屈,眼淚止不住地掉了下來,這就是自己含辛茹苦養大的孩子呀,這就是拿命護著的孩子呀,結果呢,自己年老了,卻成為了她們最嫌棄的人。這是今年的孩子們的第二次回家,卻不曾想是這幅光景。以往給她們打電話,她們不是說忙,就是說很忙,她們都忘記了這個老娘已經很久沒有看見她們了。想到這里,劉老太太不禁老淚縱橫,抽噎抽噎地哭了好一陣。

      (三)“老劉,你吃飯了沒?我給你煮了點餛飩。”夜色漸濃,一個精神矍鑠的老頭走進了劉老太的家里。看著老太太屋里一片狼藉,他二話沒說就幫家里打掃得干干凈凈。劉老太輕輕咬開餛飩,細細地咀嚼著,這正是自己喜歡的味道。“老劉,不要難過,孩子們會慢慢理解的,你放心,一切都有我。”老頭輕輕地把自己的手覆蓋在老太太不停顫抖的手上。 老太太驚恐地趕緊把手從老頭手上抽離了出來,眼噙著熱淚,她對老頭說:“老譚,我們還是算了吧,都這么大歲數了,讓鄰居們看笑話,也讓孩子們蒙羞。”

      “老劉,我希望你不要馬上拒絕我。就是因為我們都這么大把年齡了,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所以我們更要好好珍惜。 ”

      “老譚,孩子們說,如果我現在和你在一起,我死后我以什么身份與她父親同墓呢?”劉老太悄悄地抹了抹眼淚。

      “撒,你居然還想和那個男人同墓?那個因為你生了兩個女孩把你不當一個人打的男人有什么資格和你同墓呢?”老頭站起來,氣呼呼地說。

      “老譚,你不要生氣。死老頭再不好也是孩子的父親,她們向著他也是正常的。”

      “你不說你這兩個孩子我還不生氣,說起來我更氣。原來你們跟著他的酒鬼父親吃了多少苦呀,她們不是不知道;為了護著孩子,你挨了多少打呀,她們也不是不知道;她們父親去世后,你一個人把她們拉扯成人,受了多少累呀,她們不是不知道;為了她們的家庭,你付出了多少艱辛,她們也不是不知道。但現在呢?你沒有勞動力了,她們不但不管不問,還想著法子來啃老,你看看,你這一把老骨頭被她們榨干了,她們有沒有念你一點好呢?”老頭越說越生氣。

      “老譚,我曉得你對我的心思,這么多年了,你都一直默默無聞地幫著我,但我都快入土的人了,也不能給孩子們留下點什么了,就給她們留塊好臉吧。我求求你,你不要說了,下半輩子我做牛做馬都要報答你的恩情。”老太太哽咽著說。

      (四)“劉老太腦梗了!”半年后,劉老太的改嫁風波還未平息,又一個新聞砸了出來。“看吧,今天老大絕對要在家里罵人。”小區的門口坐著一排人,大家眼角卻齊刷刷地盯著二樓劉老太的窗戶。今天是老太太出院的第二十天,大家已經能夠從老太太的動靜分辨出是老大照顧還是老二在照看了。

      “媽,我說你都七十多歲了,咱還不如一個小孩子呢,血壓高了都不曉得嗎?你不是一直很逞強嗎,現在卻盡給我們添亂!”老大聲音越來越大,整個小區上空都回旋著她的“獅吼聲”。伺候完老太太吃完晚飯,老大急匆匆地從老太太家里跑了出去,蹬上自行車急匆匆地朝家趕,她家還有一大家子人等著她回去做飯呢。

      “老大又走了呀?”一個擦著大紅嘴唇的老太太問著旁邊一個織毛衣的老太太。

      “可不,她也沒有辦法。老頭下崗了,現在到處打著零工,大兒子和媳婦在外面打工,丟下一個孫子才四歲,家里老二還等著她的幫襯買房子結婚。本來日子過得緊巴巴的,不曾想老太太又腦梗了,聽說花了好幾萬,大女婿現在幾天都不和老大說話了。哎…”

      “這么說來,老大也不是不孝順的人哈。”大紅唇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肯定不是不孝順,主要是沒錢惹的禍。自己下崗早,又是上有老,下有小,找個男人既沒有能力,脾氣還大,她也是心里苦。”織毛衣的也搖了搖頭。

      “可是,最苦的還是老太太。自己年輕的時候沒有嫁個好人,老了又沒有依靠,現在自己又動彈不了,看這個樣子也拖不了幾個月。”大紅唇說著說著不由得哽咽了。

      (五) “咚。”一個碗從屋子里飛到了窗外,看熱鬧的趕緊逃之夭夭。

      “老大,你不要太過分了,我要不是看你是我胞姐的份上,我真的要一個碗砍死你。你這是人做的事嗎?你看你把媽的屁股弄成什么樣子。說好的每天晚上用一個尿不濕,不然屁股要起疹子。結果你倒好,白天和晚上都用,老太太都得褥瘡了。你為撒要悄悄地要溜走?”老二的大嗓門又嚷了起來。

      “你做錯了事,你還有理了?蔣老大,我給你說,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你少給我哭哭滴滴地裝可憐了。反正現在老太太病了,她不是我一個人的媽,你不管,我也不得管。你莫給我說這些。”過了一陣子,老二又開始大吵起來。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屋子里又恢復了平靜。

      “老大和老二都走了嗎?”大紅嘴唇溜了過來。

      “兩個人都走了。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這才幾天呢,這兩個沒有良心的家伙。”大紅襖子忍不住朝地上吐唾沫,心里同情著老太太。

      “哎,早知道還是應該讓老太太找個老伴哦,至少生病了還有口熱飯,吃藥還有口熱水。現在倒好,冷鍋冷灶還有一張冷臉,老太太怕是要想不開吧。”大紅唇眼瞅著二樓,心里一陣酸楚。

      “以前老太太還手腳麻利,人家估計還不嫌,現在都腦梗了,手腳都不利索了,誰會要她呀?”

      “我們等會還是看看老太太去吧,給她端口熱飯,讓她寬寬心。”又圍過來幾個老太太,七嘴八舌地說著。

       行。我回家給她做碗熱湯面去。”大紅唇首先站起來表態。

      “那大家等會見吧。”

      (六)“咚咚。”門口傳來了輕輕的叩門聲。“進來吧,門沒有關。”劉老太應了一聲。

      “大妹子,聽說你病了,我來看看你。”譚老頭走了進來,手里提著一袋營養品。

      “譚大哥,你隨便坐哈,我起來給你倒杯水。”老太太抹了抹眼淚,掙扎著要爬起來,可是幾次都沒有成功。

      “大妹子,你躺著養病哈,我自己來弄。”譚老頭趕緊扶她坐起來,找個枕頭給她墊在背后。

      大哥,你咋曉得我生病了呢?”

      “今天你老大給我打電話了,說你生病了,她又分不開身來照顧你,老二又不依不饒,她想喊我來照顧你幾天。”

      “我的命咋這樣苦呢,咋生了這兩個沒有良心的種呢。自己不照顧我就行了,還拖累你。”老太太放聲大哭起來。

      “大妹子,你不要哭嘛,只要她們愿意我來照顧你,我就覺得很高興了。”老頭安慰著她。

      “譚大哥,使不得。你身體好,又有退休工資,找什么樣的老太太不好找呀,何必來找個病秧子呢。開始我想的是只要你對我好,我做牛做馬伺候你。現在我就是一個廢人,連娃兒都嫌棄我,你何必來攤上我這麻煩事呢!”

      “大妹子,高興都來不及,我不怕照顧你,有你陪陪我說說話,一起出去溜個圈就很滿足了。娃娃大了,都有各自有自己的家,哪里有時間陪我們嘛,更別說照顧你了。我給家里人都商量好了,我就過來照顧你,等你病好了,我們一起出去旅旅游,曬曬太陽,鍛煉身體。如果我們病了或者動彈不了,我們就住養老院去,那里有專門的人照顧我們,不給娃娃添負擔。”

      “大哥,你娃娃會同意你和我在一起?”劉老太一臉的不信任。

      “來,我們先泡泡腳,然后我幫你按摩手臂肌肉,不然會引起肌肉萎縮。”蔣老頭搬來一根凳子,扶老太太坐了下來。

      (七)“劉媽,最近氣色好多了,來握握我的手。”大紅唇在小區門口遇到了老頭正推著老太太出來曬太陽,趕緊上去打了個招呼。“不錯,越來越有勁。”大紅唇笑得花枝亂顫。“上次謝謝你給我做的餛飩,很好吃。”

      “遠親不如近鄰,改天又來做給你吃。”

      “蔣老頭,趕緊把劉老太推過來,我們打麻將了。”胖老太太扯著嗓子喊。

      “不急,我們這個車速不能太快。”蔣老頭推著劉老太太笑嘻嘻地回應著。

      “少年夫妻老了就一定要有一個伴,不然大病床前不見娃呀。”一個老太太看著收拾得干凈利落的劉老太忍不住一陣感嘆。

      “這個蔣老頭真的很開通,他把家里的財產給娃兒一分就說我要尋找幸福去了,你們就不用惦記我和我的養老金了。他兒子們開始氣得很。”一個剛打完太極的老頭在旁邊停了下來。

      “老太太的女兒接受了沒呢?”另外一個老太太問。

      “她們求之不得嘛,解決了她們的難題撒,而且老頭也表態了,以后老太太的一切費用都由自己出,老太太的財物都由她們得。”老頭一臉的鄙夷。 “這是前話了,現在的后話是這樣的了。老頭的子女和老太太的女兒召開了一個家庭會議,中心思想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一個老太太湊上前來,賣著關子。

      “直接說點人話,放點人屁,你那個我聽不懂。”胖老太著急地說。

      “文明點,用人話表示就是還是要尊敬老人的意愿,不但不分家還要定期來看老頭老太太,讓他們過上幸福的晚年。”

      “給晚輩們點個贊。”打太極的老頭豎起了大拇指,“不過,老年人的幸福生活也要靠自己爭取,誰說我們老年人就喜歡清靜,就只喜歡混吃等死,我們一樣需要人愛,一樣需要完整的家庭生活。” (責任編輯:姚陟雄)

    上一篇:致敬祖國

    下一篇:攝影作品欣賞: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