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gckoq"></td>
  • 东京好运彩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礦區藝苑礦區藝苑

    為白衣天使而歌

    發布時間:2020-03-20 09:21:20 作者:高縉鎣 來源:嘉華機械公司 點擊:

      也許這世上沒有上帝,但一定有天使,而且就在我們身邊。

                         ——致前線的護士

      我向來不太相信神仙鬼怪之說,假如我們都是上帝的孩子,那么在我們遭受苦難的時候,為什么我們卻只能自救?而廟宇里的金身塑像卻只是沉默而刻薄地看著我們哭喊掙扎?

      換句話來說,不論上帝存在與否,我真的不關心。但我卻覺得,并且堅信,天使一直悄悄地生活在我們身邊,在每次災難發生的時候,都予我們以撫慰與救護。

      自南丁格爾起,護士這個職業賦予女性以更加神圣的含義。她們仁慈,善良,以拯救生命為天職,為人間苦難而奉獻自己。在我看來,天使二字用在這一崇高的職業上,算不得褻瀆,而是一種萬分的貼切。

      一個女孩子,可以從小受到父母的百般寵愛,長輩們的噓寒問暖,長大后相夫教子,生活的幸福美滿。可是,在選擇了護士這個職業的那一刻起,這一切就遠離了她的人生,因為她在畢業的那一天,對著南丁格爾的畫像許下了會遵守一生的莊嚴誓言:

      ——余謹以至誠, 宣誓: 終身純潔,忠貞職守,盡力提高護理之標準; 勿為有損之事, 勿取服或故用有害之藥; 慎守病人家務及秘密, 竭誠協助醫生之診治, 務謀病者之福利。謹誓!

      為著這誓言,當武漢疫情爆發之際,無數的護士與家人辭別,與至愛分離,義無反顧地扎進了這個看不見硝煙的戰場,舍生忘死,戰斗到最后一刻。

      我得承認,每一次看到護士們出征疫情前線的視頻或是新聞時,心都會不由自主地抽搐。因為她們都是多么年輕,多么可愛,多么鮮活的生命。她們也有家人,有愛人,有孩子,她們也是凡人,也會害怕,也會哭泣流淚。

      那又是怎樣的一種力量讓她們逆流而上,向著危險與死亡的陰影中前行哪!我不想以冠冕堂皇的語言去形容,什么職責所在,什么工作需要……

      她們不過是一群本來柔弱的女孩子,正是花一樣的年齡,正該享受人生的美好,她們和我們身邊那些愛逛街,愛化妝,愛拍照的女孩子沒有區別。她們不是無血無淚的鐵人,也不是死亡記錄上冷冰冰的數字,而是我們的姐妹,我們的母親,我們的子女,是十四萬萬中國人中的一員!

      當你看到她們被口罩壓出的可怖傷痕時,是否會淚流滿面?當你看到她們因為連續工作超過三十個小時暈厥時,是否會心如刀割?至少我會,因為我做不到,正因為我做不到,所以我對護士們的犧牲更感到震撼與悲憫。

      不要跟我說什么天佑武漢,因為不是上天庇護著武漢,而是醫護人員以血肉之軀堵塞了武漢這個可怕的瘟疫之源。

      其實國際歌里已經寫得很明白: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

      所以護士們義無反顧遠離家鄉奔赴前線。

      中國人不信上帝,不信神仙,千百年來,我們是靠著自己的雙手拯救自己,西方人洪水來臨只能靠所謂的上帝造出諾亞方舟,而我們卻出了個大禹治服了洪水。而今天,西方人還妄想有諾亞方舟來渡過災劫,我們卻要靠著萬眾一心戰勝瘟疫,迎接勝利!

      當然了,“天使”的存在我是信的,因為她們已經真真切切地出現在我們面前,她們就藏在口罩與防護服下,就藏在我們的身邊、我們的心中。即使病魔無情地奪去了天使在人間的化身,我相信一定會有一個美好的天堂等待著她們,那里沒有病痛,沒有憂慮,每一位天使都能在其中得到幸福安康,而我更希望,她們不要那么早去到那里,我更愿意她們能早日脫下厚重的防護服,對著人間的陽光露出燦爛的笑容。
         (責任編輯:姚陟雄)